物權變動中善意取得追及權淺析——“劉某訴王某、徐某排除妨害糾紛”典型案例解讀
編輯:羅翔    作者:陳琪 張元正 王偉    來源:法制生活網   發布時間:2016-11-26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app www.zmzdr.icu  

  摘要:善意取得制度是物權變動中的“霸王條款”,因其具有強勢的排除他人不當干預所取得的物權的法律效力,并以其“善良”、“信實”和“對價”三要素而被法律規范所支持。本文研究的重點,即在于如何刺破善意取得制度在物權變動過程中的“神秘面紗”,即研究善意取得追及權的問題。

 

  關鍵詞:善意取得 物權變動 所有權 追及權 法律效力

 

  物權的變動與善意取得制度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作為物權變動的重要制度,善意取得制度的建立和完善在現行物權法制度中居于重要地位。作為善意取得制度的一種重要組成部分,善意取得追及權制度是影響物權變動法律效力的重要方式。筆者試以所辦理的一個真實案例——“劉某訴王某、徐某排除妨害糾紛”一案為視角,對此問題進行研討。

 

  一、基本案情

 

  “劉某訴王某、徐某排除妨害糾紛”一案: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原告劉某在D市市區接頭看到某的士出租車上貼有“此車轉讓”的啟事并留有聯系電話,原告經聯系該車駕駛員即本案被告王某后,與王某及其家人商談好了汽車及經營權的轉讓費用,并于某年某月的某一天,簽訂了《購車合同》。合同約定,王某將該的士出租車及經營權一并轉讓給原告,車輛及經營權轉讓費共計38萬元,由于該經營權即將到期,無法辦理過戶手續,雙方約定暫不過戶。

 

  購車合同簽訂后,原告即支付了轉讓款38萬元給被告王某,被告將車輛及汽車的全部手續及經營權證一并交給原告,其后2年多的時間,該車一直由原告占有使用和經營。待經營權到期后,原告又到D市客運處繳納了兩年的經營權費用。

 

  此后,被告王某之妻、本案被告徐某以欺詐的方式,欺騙原告的駕駛員將的士車開到徐某所住的小區,并強行將的士車扣留。徐某聲稱:該的士車是她家的,購車合同上沒有自己的簽字,其丈夫未經妻子同意即出售該車輛,系非法處置夫妻共同財產,且該車輛尚未依法登記,應屬無效的民事行為。此事雖經警察出警處置未果,雙方當事人各執己見互不讓步,無奈訴至人民法院。

 

  二、裁判要點

 

  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當事人應當按照約定全面履行自己的義務。本案原告與被告就該出租車及經營權的轉讓達成了一致性意見,原告支付了38萬元作為購買款,被告交付了車輛及車輛相關手續給原告,雙方并無惡意串通損害第三人利益問題,且該合同已實際履行完畢,該《購車合同》應屬合法有效,被告徐某不能行使物權追及權。

 

  三、相關法條

 

  《民通意見》第89條:“在共同共有關系存續期間,部分共有人擅自處分共有財產的,一般認定無效。但第三人善意、有償取得該項財產的,應當維護第三人的合法權益,對其他共有人的損失,由擅自處分共有財產的人賠償。”

 

  《物權法》第106條:“無處分權人將不動產或者動產轉讓給受讓人的,所有權人有權追回;除法律另有規定外,符合下列情形的,受讓人取得該不動產或者動產的所有權:

 

 ?。ㄒ唬┦莧萌聳莧酶貌歡蛘叨筆巧埔獾?;

 

 ?。ǘ┮院俠淼募鄹褡?;

 

 ?。ㄈ┳玫牟歡蛘叨勒輾曬娑ㄓΦ鋇羌塹囊丫羌?,不需要登記的已經交付給受讓人。

 

  受讓人依照前款規定取得不動產或者動產的所有權的,原所有權人有權向無處分權人請求賠償損失。

 

  當事人善意取得其他物權的,參照前兩款規定。”

 

  四、裁判結果

 

  本案一審判決被告劉某與王某于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就該出租車及經營權轉讓所簽訂《購車合同》有效,被告王某、徐某協助原告劉某辦理車輛及經營權過戶登記手續,案件受理費50元、保全費320元,由被告王某、徐某負擔。

 

  二審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五、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判決認為,本案爭議的焦點有兩個:一是該《購車合同》是否合法有效;二是被告徐某能否行使善意取得追及權,將該車輛扣留。

 

 ?。ㄒ唬┕賾詬謾豆撼島賢肥欠窈戲ㄓ行侍?/strong>

 

  被告王某處置夫妻共同財產的行為是否合法有效,直接關系到《購車合同》是否有效的問題。在現代快節奏的商業社會,如果所有已婚人士在處置夫妻共同財產時,都必須由夫妻雙方共同簽字同意,方能作為處置合法有效的前提條件,顯然不符合市場經濟的規律和現代法律的效率特征。

 

  從《購車合同》的成立要件看,該購車合同系雙方在自主意思表示的基礎上,依照合意而簽訂的。本案原告與二被告在簽訂涉及該的士車及該車經營權的《購車合同》后,原告劉某即支付給原告38萬元作為轉讓費用,被告王某亦出具了相關收條,并將車輛、經營權的有關資料和手續交付給原告,說明該《購車合同》已產生對雙方的法律拘束力,并雙方已按照合同的約定履行了各自的法律義務。原告在使用該車輛經營2年多后,被告徐某以其丈夫未經己方同意,擅自處置夫妻重大財產,應屬無效為由,將車輛扣留,顯然不符合法律的規定。

 

  從《購車合同》的生效要件看,徐某主張該轉讓行為違反法律的強制性規定,應屬無效。我國《物權法》對于動產和不動產分別設計了交付和登記兩種不同的公示方法,因此在善意取得中進行善意的認定時,不動產自然也應當同動產有所區分[1]。經審查,法律法規并無明文規定禁止經營權合法轉讓,《貴州省城市公共客運交通特許經營管理條例》第21條規定經營權在出讓期內可以轉讓,故被告徐某主張該《購車合同》無效的主張不能被采信?!噸謝嗣窆埠凸鍶ǚā返?4條規定“船舶、航空器和機動車等物權的設立、變更、轉讓和消滅,未經登記,不得對抗善意第三人”。該條款雖然載明船舶、航空器和機動車等特殊動產物權的變動以登記作為對抗要件,但物權變動不以登記和交付作為生效要件,也就是說,即使物權變動未經登記和交付,在當事人之間也完全發生法律效力,是否登記不影響物權變動的效力,只是影響能否產生對抗善意第三人的效果,因此被告徐某主張《購車合同》無效的主張,沒有法律依據。

 

  因此,應當認定該《購車合同》合法有效。

 

 ?。ǘ┕賾諦炷襯芊裥惺股埔餿〉米芳叭ㄎ侍?/strong>

 

  善意取得制度中的第一要素,是“善意”,即作為善良人而取得財產,受到法律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干問題的意見(試行):第89條規定:共同共有人對共有財產享有共同的權利,承擔共同的義務。在共同共有關系存續期間,部分共有人擅自處分共有財產的,一般認定無效。但第三人善意、有償取得該項財產的,應當維護第三人的合法權益;對其他共有人的損失,由擅自處分共有財產的人賠償。

 

  一般而言,善意取得追及權,是指物權變動過程中,善意第三人的民事行為完全符合善意取得制度的構成要件,導致善意取得行為合法有效,有權追回己方善意取得的動產和不動產。筆者所稱善意取得追及權,是指共同財產的共有人,對無處分權人處分的財產,依法行使追及權的問題,本文采用第二種概念。

 

  關于善意取得制度的構成要件,根據《物權法》第106條的規定可以看出有三個要件,一是受讓人受讓該不動產或者動產時是善意的;二是以合理的價格轉讓;三是轉讓的不動產或者動產依照法律規定應當登記的已經登記,不需要登記的已經交付給受讓人。

 

  善意取得制度的適用以無權處分為前提[2]。共同財產共有人對無處分權人處分的財產行使追及權,能否成功的關鍵是看如下四個因素是否同時成立,具體是指:

 

  1、共同財產共有人為善意

 

  “信實”,是善意取得制度的第二要素。共同財產共有人的善意,應當符合法律的規定,即應當達到“信實”的地步。才能獲得法律的?;?。“善意”一詞,是拉丁文bonafides的意譯,是“惡意”的對稱,具體是指不知存在足以影響法律效力的事實而進行的行為。所謂“信實”,是指誠實信用,即人們在民事活動中應當誠實、守信用,正當行使權利和履行義務,也即是誠實信用的民法原則。在中國法上,“善意”一詞構成了動產和不動產物權變動的重要制度——善意取得制度的關鍵因素。

 

  本案中,被告徐某作為該的士車和出租車經營權的共同財產共有人,是否知道存在足以影響法律效力的事實十分關鍵,同時也會影響其隨后所進行的行為——扣留出租車的行為是否合法有效的問題。依照案情,被告徐某在實施扣留出租車的行為之時,已在該出租車轉讓2年之后,已超過了必要的合力的期限。且從其利用騙取的方式打的到己方所居住的小區內并扣留該車輛的行為可知,其已知道或者應當知道該出租車已轉讓的事實。因此這時候法官很難認定徐某為善意的共同財產共有人,徐某不能行使共同財產共有人善意取得追及權。

 

  2、第三人為無償取得

 

  “對價”,是善意取得制度的第三要素。現實生活中,無償取得他人物權,是物權取得的重要方式,比如贈與合同或通過繼承方式取得,但無償取得他人物權的當事人之間往往存在特殊的人際關系或身份關系,形成特殊的法律關系。無償取得是善意第三人未能實現物權合法占有目的的重要排除性條件,反而成為共同財產共有人對無處分權人處分財產行使善意取得追及權的重要依據。

 

  本案中,原告劉某在簽訂《購車合同》后即支付了38萬元作為購買款,系有償取得,因此徐某作為共同財產共有人,對己方認為的無處分權人處分的財產不能行使善意取得追及權。

 

  3、第三人為非自愿取得

 

  非自愿取得以有償取得作為討論的前提條件,否則即回到上文所述。在有償取得的基礎上,若善意取得人自愿取得的,此時為占有委托物,共同財產共有人此時不能行使追及權,因為其具有委托不當或者選任不當的意思疏漏,因此應當對委托不當或選任不當的行為負相應的法律責任。

 

  本案中,原告劉某作為善意第三人,為自愿取得《購車合同》項下的有關財產,且其占有、使用、收益和處分該物權的行為表明,其具有積極行使物權的意思表示和行為特征。而徐某作為共同財產共有人,可以將其丈夫管理、使用出租車的行為視為某種程度的委托關系或者選任關系,在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其丈夫可能會背開自己,出售夫妻共同財產,處分夫妻共同財產的情況下,未及時查明、制止財產轉讓的行為,應對其行為負相應的法律責任。

 

  4、第三人違反善意取得的限制條件

 

  第三人違反善意取得限制性條件,主要是指善意取得人未通過公開市場取得物權,或者未在合理的除斥區間內行使物權取得權。第三人違反善意取得的限制性條件,是共同財產共有人行使物權善意取得追及權的重要依據。

 

  本案中,作為善意取得人,原告劉某通過在D市鬧市區看到“此車轉讓”的廣告后,聯系賣家并經過協商一致后,簽訂了《購車合同》并立即通過其行為占有、使用該財產,未違反公開市場和除斥區間的限制性規定,因此善意取得成立。被告徐某不能行使追及權。

 

  綜上所述,善意取得制度的基礎是“善意”、“信實”和“對價”,這是善意取得人對抗第三人的法律基礎,欠缺以上三要素中的任何一個條件,共同財產共有人可以行使追及權,取回轉讓的有關財產,反之,則不能。

 

(作者系都勻市人民法院)

  參考文獻:

 

  [1]李圣博,《不動產善意取得中善意的認定》,載《法學研究》,2015年(10)。

 

  [2]魯春雅,《論不動產登記簿公信力和不動產善意取得制度的區分》,載《當代法學》,2012。

 

  [3] [4]程嘯,《論不動產登記簿公信力與動產善意取得的區分》,載《中外法學》,2010(4)。

 

  [4] 趙明盟,張科旭,于思穎,《論無權處分和善意取得的沖突和協調》,載《法制博覽》,2015(9)。

 

  [5]孟勤國,申惠文,《我國《物權法》沒有承認登記公信力》,載《東方法學》,2009(5)。

 

  [6]王利明,《不動產善意取得的構成要件研究》,載《政治與法律》,2008(10)。

 

  [7]王洋洋、李鷗洋,論企業會計工作的信息化[J],現代營銷,2015(4),22-24;

 

  [8]參見[日]我妻榮:《新訂物權法》,李宜芬校訂,中國法制出版社2008年7月版,第221頁。

 

  [9]劉家安:《物權法論》,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9年3月版,第114頁。

 

  [10]參見王澤鑒:《民法物權》(占有),1996年版,第125頁,轉引自梁慧星:《中國物權法研究》,法制出版社1998年6月版,第501頁。

 

  [11]參見[日]我妻榮:《日本物權法》,李宜芬校訂,五南圖書出版公司1989年2月版,第195-第196頁。

水果机玩法 老时时360官网 英国五分彩能挣钱吗 多赢pk10手机计划软件 幸运飞艇如何杀号准 新平台电子送免费彩金不限id 北京pk10下载 秒速飞艇计划软件 通比牛牛口诀 吉林时时票空 排列三1000注全部号码 ag电子游戏哪些改版了 双色球中奖绝技 后三组选包胆有没有漏洞 雷速体育比分直播 五分彩稳赚公式视频